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日本不甘再当“优等生”】 【《苏茉儿》苏茉儿陷三角】 【意大利暴雨造成至少30人死】 【贵州省政府原党组成员、
当前位置: 主页 > 世爵娱乐登陆 >

日本不甘再当“优等生” 正寻求积极主动的C计划

时间:2018-11-05 20:2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原标题:扶桑谈|不甘再当“优等生”,日本正寻求积极主动的C计划 [编者按] 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结束了访华行程,就在国内接待了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探讨在“印度-太平洋

原标题:扶桑谈|不甘再当“优等生”,日本正寻求积极主动的C计划

[编者按]

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结束了访华行程,就在国内接待了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探讨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事务将成为两人此次会谈的重点。上个月,日本与越南之间也互动频繁。不仅如此,日本在俄罗斯方向,也加大了战略投入,以期进一步推动两国关系改善。有评论指出在近年来越来越多区域局势不确定因素影响下,日本亟欲在该地区建立影响。当传统盟友美国变得越来越靠不住时,日本在亚太乃至世界将如何自处?而日本在安全领域的新举动又值得各方如何警惕?“扶桑谈”今起刊出的系列文章解读新局势下日本外交会如何寻求突破。首篇文章从美国学者的角度出发。

日本首相安倍。资料图

日本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努力应对日益不确定的地缘政治环境,他们计算的核心是一个强大而坚定自信的中国,以及在华盛顿的一个反复无常且更加单边主义的盟友和伙伴。与此同时,其他挑战——如朝鲜和俄罗斯——需要新的战略和方法来应对,而这些总是建立在日本与美国和中国关系的基础上。鉴于历史上日本的外交政策一直依赖美国,东京正在寻找其他选择:如今,日本正在寻找C计划。

日本的挫败感

日本处身于世界的首选战略是与美国密切合作,而安倍晋三政府则采取了双重措施。除了极少数的特例,当东京评估和应对外交、安全和经济政策方面的挑战时,首先与美国接触,与华盛顿密切协商。

然而,东京有着明显的挫败感,因为这些意图与特朗普政府政策的现实相冲突。日本的安全官员对特朗普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的朝美新加坡峰会感到震惊。他们不知道特朗普会在以交易手段处理外交政策的路上走多远。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本是与盟国分摊同盟成本的模范,如今却要求有美军驻扎的盟国付更多的钱。

几个月前,一位日本贸易谈判代表承认,他在解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时不用与美国打交道,他为此松了一口气。东京的经济官员在描述与美国同行的谈话时表现得不以为然:他们没有权威,做出的承诺还有被白宫削弱的风险。华盛顿以国家安全为由没有豁免日本的关税,还指责日本操纵汇率,更强迫日本进行将导致贸易保护主义的双边贸易谈判,这都让日本感到愤怒和沮丧。

B计划还不够

随着美国偏离其传统的主导地位,日本已转向B计划,在此期间,日本承认且接受与华盛顿关系的不确定性,并通过与有共同利益的政府加强关系,以及填补美国“撒手”所造成的领导力缺口来作为补偿。这在日本扩大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将触角伸展到印度,并迅速发展与英国、法国和欧洲的战略关系方面表现得很明显。日本通过恢复TPP(现在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发展日本-欧盟经济和战略伙伴关系协议,来引领加强全球经济秩序的努力。

虽然这些努力取得了成就,但日本仍然对该国应对其最紧迫挑战的能力感到不安。而日本能从其盟友和伙伴——美国——那里获得的支持的不确定性放大了这种危险。

迄今为止,由于日美共同防御条约第五条条款的存在,美国对日本的防卫承诺是无可置疑的,然而日本的焦虑始终存在(《日美新安保条约》第五条规定:缔约国的每一方都认识到:对在日本管理下的领土上的任何一方所发动的武装进攻都会危及它本国的和平和安全,并且宣布它将按照自己的宪法规定和程序采取行动以应付共同的危险——编者注)。日本担心美国保护高科技产业和消费者的努力会由于供应链的原因对日本公司造成附带损害。特朗普政府背弃美国几十年来建立和支持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决定,它的“零和博弈”的心态,以及对推动美国当下决策的盟友的漠视,这一切都令人困惑。

寻求主动的C计划

日本的“挫败感”正在推动它进入C计划:获得使其能够更强势地维护其在世界上利益的工具。日本决策者担心他们过于被动,总是对外部环境做出反应而不是塑造外部环境,日本越来越厌倦充当防守角色了。

改变这种惨淡局面的努力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因素是重新强调充满活力和创造力的外交,正如安倍最近在一份声明中所解释的那样:“日本曾经有过沉默的心态,那时由其他国家制定规则,而我们像个优等生一样努力遵守。现在这场竞争是关于规则制定的,所以日本应该在制定世界规则中争取主动权和领导权。”这就是为什么他决心挽回TPP,在经济和战略事务上追求日欧合作协议,并促进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

第二个要素是日本渴望找到可以应对敌手和威胁的“大棒”。在安全事务中,关于打击敌方基地的能力——以使日本在冲突中更好地保护自己,或者从一开始就遏制对手——的辩论证明了这种谋划。类似的辩论也发生在网络能力和积极网络防御的可能性方面:在关于新的《国家防卫计划大纲》的讨论中,似乎承认了在网络安全方面,进攻和防御能力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在这一切之下,人们越来越相信日本需要一个新的行政结构来发展,阐明和落实这些立场。现有制度与传统思想及与之伴随的优先事项紧密相连。虽然安倍一如既往地在发展日本的国家安全机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从经济角度看,国家安全决策没有得到同等的重视。为了补救这个问题,日本正在研究建立国家经济委员会(NEC)——现在的经济和财政政策委员会的扩大版本——的可能性,而 NEC秘书处的任务则是专门支持NEC,就像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秘书处一样。

日本正在考虑改变,这些很可能发生的改变必须放在现实情境中来考量。日本并没有考虑“单打独斗”或脱离联盟。日本能够并且将会并行地推行三项计划:A计划,仍与美国保持密切合作和伙伴关系;B计划,与其他合作伙伴关系更加密切;而C计划将会是一个更加积极主动的日本。

责任编辑:余鹏飞

(责任编辑:admin)